Friday, June 25, 2010

澄静梦灵

有时候,很多事情是有必要取舍。 
但最重要的,是知道最深远的意义是什么。
最重要的,是知道值不值得。 
而这个价值,当然因人而异,也因天时地利而改变。 


用短短三个月的假期,花两个月工作值得吗? 
那么难得回马来西亚,应该呆在父母身旁,粘3个月,不是吗?


我也想。 
每个早上跟家人出去爬山,然后吃早餐,接着去外婆家还是二姑家还是巴杀。
下午在家里帮忙洗菜煮饭剪药草绞果汁。。
心情好就拖拖地,然后看看戏读读书睡午觉学学钢琴。。
吃晚餐有出门就shopping 没出门就在屋外玩玩贝贝妮妮
睡觉前上上网玩玩 FB 

这样的“闲闲轻轻” 我很想要。
但我才21, 有很多事情需要用时间精力来累积。  

简单一点。 享受一点。不好吗? 

是很好。 但在舒适圈太久,就觉得,不好。 
好的事,刚刚好,就好。
不能太多,多了就变得太平常了。 
像巧克力吃多了,会腻的。 


与家人在一起生活那简单的幸福,平常没特地去体会是不觉得怎么样,
现在在KL 工作,想起自己在家里两个星期简单地过,很幸福很满足。 

所以,也就更懂得惜福。 更懂得,每一时刻,跟家人在一起,就是幸福。 


两个月的internship,即不赚钱又学不到精算,还要每天抢KTM 挤到我屁屁变扁。
两个月能花在跟家人吃喝玩乐的时间,我拿来受罪。。。 
等到回去了美国,才又再拼命想家。

但是很多时候,我相信每一段际遇都有它最好的安排。 

每一天,我是跳着起床,很有活力地抢上火车,很早就到公司。
来KL 4个星期,真的受益良多,尤其是向Uncle LK 学习。 

每一个早上,感恩 Uncle 载我搭 KTM。 
短短几分钟的路程,他都会给我讲道理。 
Uncle LK 是我的妈咪的舅舅,也就是我的舅公 xD 
可能跟年长之辈蛮有缘,他们说的话我不会觉得腻。 

金玉良言,就是这样来的吗? 
这些wisdom, 这些用他们人生经历换来的智慧。

洗耳恭听,听得进心,然后用在自己的生活里,最终我就能受益。 


跟他相处,会觉得很没有安全感。 
怎么说?
因为他似乎能把一切都看透,包括我在想什么。
他很坦白地跟我说,认识了我一个星期,就知道我的弱点在哪里。。  
但Uncle 很尊重我,没有像一些“辈分高了,语气用词不一样了”的人。
隐约可以感觉,他说话都尽量不要 hurt 到我哈哈哈
用的词会婉转一点,给意见时会客观一点。。 
激励,不是打击。 

他看得出我是顾虑太多的人,总是时不时跟我说,不要想太多,两年后再说。
虽说bond 会让我失去6年的自由,J1 visa会让我不能到处跑, 
但他相信时间会让事情跟着改变。 
最重要的,是从现在开始,尽情玩两年哈。
在美国两年的时间,能去哪里就去哪里,玩够本再说。


太顾虑未来,就不懂得把握现在。 

但我更相信,把握现在,能够创造未来。 
平平凡凡,肯定会让我郁郁寡欢。 


但有时候,幸福就在平凡之中。。 
当时喜欢那一个男生很久很久,曾经幻想毕业后我们订婚工作组织家庭。 
但时机根本不对。。在每一时段,我们都有属于那一时段该扮演的角色。 
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会因为时间以及现实的压迫而粉碎。 
我甚至一直担心我们上不同的大学去不同的地方做不同的工作,
却没有想很多事情是可以用妥协与迁就促成的。 
时机到了,事情就会成熟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 
若我甘于平凡一点,简单一点,是不是就有不一样的结局? 
(当我问这一句,就证明我心智根本就不成熟。 这叫做遗失的美好么?呵呵)


人总是在年轻时拼命赚钱,忽略健康;
到了年华逝去才拼命用钱去挽回健康。 

人在人生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愿望。 

小学,很天真地梦想当女督察,因为自己看了港剧还练跆拳道。 后来中断学习,梦想也幻灭。 
中学,很天真地梦想当大医生,所以心愿一直锁在读好书申请奖学金出国,然后回来开诊所。 
中学毕业,因自己不喜欢biology,还看了手术恐怖照片(现在还历历在目,那裂开的手背),没有申请医学系,转向 Actuarial Science。 原因,自己的数学还不错,精算薪水蛮高,工作满有挑战性。 
现在大学,很肯定自己一定要当卓越的 Corporate lady, 但发觉自己实在是有太多不足。至于当不当得成精算师,我觉得自己下不了定论。我还有另一个憧憬。。 

而突然今天,听了Uncle LK 一番话,我在想。。。 
如果有一天我有自己的家庭,我会不会放弃自己的理想?

30岁啦~ 可能我会觉得上班好累,当煮饭婆顾孩子比较好。。 
虽然我觉得这不是很可能,但我不排除这可能性。 


“没有男朋友是好事,他会带你上天堂,也会带你进longkang。”

虽然Uncle 这个比喻很怪,但我还是要 quote 一下。。。 
因为我真的很认同,两个人的理想要一致。 
若单方面要稳定,而另一方还不想定下来,真的很难。 
而我应该会是那个想飞,不愿停留的人。


“请你振翅,与我并肩飞翔,好吗?”  

突然后悔,我没有开口问过这一句,而是一味地认为不可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