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7, 2013

老友珍重

“結婚時記得請我”

寫著這行字,心里默默祝福他,愿他如願以償,前程似錦。猛地,心揪了一下。

我還真的怕,也許得一直等到我或是他結婚時,我們才會重逢。
怎麼原本搞笑的話,變得有點兒心酸。

曾幾何時,跟這老友可以連Skype幾個小時。
最誇張的,算是醉酒聊天聊到昏睡去 (那個人當然不是我)

在我黯然神傷時關心我的,是他;
在我春風得意時疏忽他的,是我。

我真的很欠揍。

慶幸的是,他明白我的遠距離戀情每天都靠著 Skype 來維持。第一次交了男友,第一個通知的是這個老友。他給他取了個很搞笑的名字 -- 詹姆斯馬 (覺得我哥哥稱呼他叫“小馬哥” 也挺有創意的說)。正式介紹他倆認識,也是在 Skype conference 上。

而之後呢,幾乎,我再沒跟他通過超過半小時的 Skype 了。

是不是名副其實的重色輕友?
認罪。

就連他難得回國,我都溜出國跟小馬哥拍拖。
情非得已,手心手背皆是肉,他也快回美國了。

所以下了班、趕回家洗澡,一身男裝打扮出門。
去火車站。
雖然他是飛的,怪在啟航時間是凌晨兩點鐘。

(呵呵,突然吳奇隆的歌就開始 play 了~~~ )


当你背上行囊 卸下那份荣耀 (你真的背著很大的行囊) 
我只能让眼泪留在心底  (眼淚還好,是有一點點傷感) 
面带着微微笑 用力的挥挥手 
祝你一路顺风
当你踏上月台 从此一个人走 (希望不是啦,在德國找一個陪你) 
我只能深深的祝福你
深深的祝福你 最亲爱的朋友
祝你一路顺风


只來得及送你cupcakes,寒暄不到半小時,就得目送你離開。
跟你都不算什麼青梅竹馬還是紅顏還是難兄難弟,可就是覺得你這個朋友,很重要。

這篇感性的博文,匯集的是回家路上的思緒與感嘆。

嘆時光飛逝,原來你最後一次抄我筆記是 7 年前的事。
嘆距離讓人無奈,算一算如果你真的在那裡定居,我這一輩子還能見你 yamcha 多少次。

突然覺得寫這些東西,真掃興。 有心人,自會想辦法相約重聚,只怪自己沒積極去聯繫。

想想心里那幾位老友,大家都過的好嗎?

到了下一個蛇年,也許都已成家立業的我們,有自己的工作與生活圈子時,還會記得彼此嗎?

不敢奢求未來還能像如今,只能肯定的說,偶遇你時我會微笑,轉身離去時,我會在腦海里找尋著過去,希望還能記起一些美好。

老友珍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