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3, 2015

悬殊

婚礼请柬上的 Strictly black-tie 代表的是 tuxedo,燕尾服。瓜瓜搞错了当成是西装打黑领带,慌张一整天到处找裁缝师都没辙,竟然决定婚礼不去了,飞机票酒店都作废。怕的是朋友介意他穿的不够庄严当儿戏,怕的是主人家背景显赫自己丢朋友的脸,怕的是婚礼太隆重自己鹤立鸡群。

学校快开课了,指定的校服和白小鞋,爸爸妈妈早在假期时买了。但开学前夕马来西亚数个州属水灾,幸运的灾黎还可以回家,不幸的连家都没有了。东西不是坏了不见了,就是洗不净了用不着了。求的是天别再刮风暴雨,求的是家人平安回家,求的是有净水有粮食有衣物有居家,求的是恢复平凡的生活。

看到自己拥有的,比别人好太多太多了;
没拥有些什么,又有什么大不了了呢?

有个亲戚的孩子中学毕业,即将被送往外国深造。皇帝不急太监急。心急的妈妈找了身边所有能联系的人,询问该读什么才有 “前途”,为孩子的科系搜集了尽可能所有的信息。

有个亲戚的丈夫出轨,外边包养了姨太数年。纸包不住火,泼辣的小姨太嚣张地找上门跟老婆吵架,强迫他们离婚。老婆日夜以泪洗脸,孩子被老公和家属抢走,似乎患上忧郁症。

谁在忧愁没有燕尾服,谁在烦恼没有校鞋服。
谁在苦恼孩子该读啥,谁在悲泣丈夫不回家。

No comments: